合肥活动房

平价浴池合肥踪迹难觅

发布日期:2021-05-08 14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天天拆水泥包,一到晚上一身的灰尘,难受得很,必须得洗澡。可是旁边的浴室要18块钱,真舍不得”,在经开区集贤路工地上干建筑小工的老张最近生活变得紧缩起来。天气越来越寒冷了,老张之前在工地活动房里烧两瓶开水洗个澡就完事已经不行了,“那样太冷了,又洗不干净,非要到浴室”,经常性地去浴室让一天收入80块钱又要负担一家老小的老张苦不堪言。

  冬季渐冷,城市中的许多低收入人群洗澡问题让人吃不消,记者发现,在合肥平价浴池越来越难寻,而高档洗浴中心则越建越多。市民呼吁,能不能建立社区洗浴中心,由政府给予金钱上的扶持。

  今年正月就从老家江苏南通跟工友到合肥工地干活的老张,每天就负责用劳动车装上水泥和黄沙送到搅拌机里做成砂浆,“一拆水泥包,灰往上直冒,有时候都搞一鼻子水泥灰”。洗澡成了老张每天都要做的事,“一般人这个天几天洗一次,我不行,天天晚上要洗”。离工地约800米有一个浴室,老张每次就在这里洗澡,大人洗一次要18块钱,小孩10块钱。

  到记者采访这天为止,这个月,老张在这里一共洗了10次,也就是180块钱,对于这笔开支,老张只能无奈地接受。他说:“18块钱只是洗澡,修脚、搓背要另外加钱,干活太累了,想搓搓背,只能忍着了。”这家浴室开在社区门口,在老张看来还算干净卫生,既有淋浴也有池浴,条件跟大众澡堂差不多,就是规模小了点,唯一让老张不能接受的就是浴资太贵。

  一个月洗15次就要接近300块钱,自从10月中旬以来,这笔开销就成为老张生活不可抹去的一笔支出。

  除了外来务工者洗澡洗不起,城市中普通的市民、低收入者和刚毕业的大学生等人群洗澡也有点吃不消。

  王丹去年刚从大学毕业,租住在元一时代广场附近,自己租的房子内没有热水器,一到冬天,她就只能到外面的浴池去洗澡。不久前,她去洗澡,发现自己一直洗的那家小浴池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洗浴中心,而浴资也扶摇直上,翻了几番。“我一个月工资也就是2000多,租房子五百,吃饭交通其他生活费就要花小1000,基本剩不下钱,现在洗澡又成为一个大的花销,真是吃不消啊。”

  记者在多家浴室走访时,一位浴室老板告诉记者现在几块钱的平价浴池越来越少了,只有极少数的几家分布在大学城旁边,供学生消费。合肥城区的浴室现在洗一次一般都要超过10块钱,因为现在水费、电费、场地租金都上涨了,浴室提价就是必然的事了。另外一位浴室老板向记者透露,洗浴业利润主要是从一些附加服务收费中来,如果浴室仅仅依靠单纯的欲资根本存活不下去。

  “能不能政府在每个社区里面出台相关的政策,其实我觉得像我这样需要在浴池洗澡的人还是很多的,可是平价的浴池却越来越少了,如果洗浴业可以像办连锁超市一样,在社区里全面覆盖,这样既正规又满足了我们的需要。”在采访中,有市民如此建议。

  据了解,去年8月,商务部出台了《关于规范发展沐浴业的指导意见》,要求各地政府“以服务民生为出发点,关注满足低收入群体的需要,积极发展大众浴池(室)。各地商务主管部门要将大众浴池(室)纳入鼓励类服务业目录,积极争取财政、税务等方面的支持”。

  而记者也了解到,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,已经出现了政府颁发证书指定的“大众便民浴室”,洗浴价格在10元以下,分布在全市各区县。300多家定点浴室都由政府拨专款扶持,每年统一装修整改,确保浴室的服务质量。政府还把洗浴券通过街道、居委会下发到低收入人群和符合条件的老年人手中,他们可以凭券免费去定点浴室洗澡,浴室可凭收取的洗浴券再去有关部门换得相应数额的浴资。低档大众浴室主要的服务对象是缺乏沐浴设备的低收入家庭、习惯“泡澡堂”的老年人以及不断增加的外来务工人员。 而北京对这些便民浴池给予水价优惠政策扶持,其中东城、西城、崇文、宣武四城区除了享受用水价格优惠的政策外,还将给予资金补助。通过扶持,希望能把这些浴池的价格调整在5到8元。